赌博,前史不容忘掉——日本“军票”背面的一段索赔前史,围棋规则

和仁廉夫(右)展现捐献的“军票”(4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 吴晓初 摄

香港中文大学日前收到一批捐献——二战时日本在香港发行的“军票”及对日索赔资料。捐献者、日本独立记者兼前史学家和仁廉夫期望这有助年轻一代了解相关前史。

二战完毕,日军发行、作为战时流转钱银的“军票”报废,令不少港人的一生积储荡然无存。

二战期间,日军在各个侵吞地发行“军票”替代当地钱银,借机大举搜刮大众产业,用以购买军事物资。其时港人也被强制将港币兑换成“军票”,虽然每一张军票上均印有可兑换为日元的字句,但港人在战役往后从未成功兑换。

为争夺补偿,曾有17名港人组成代表,为大约3000名港人向日方索赔,并阅历了近十年的绵长诉讼。近来香港中文大学获赠的资料,便是有关这场“军票”诉讼的文件和证物。

本年63岁的和仁廉夫,于上世纪90年代与责任律师和学者等组成香港“军票”补偿促进会,帮忙上述17名港人代表指控日本政府,要求日方补偿港人被逼兑换“军票”而形成的丢失。

和仁廉夫说,其时日本越来越多学者研讨不同国家的人,特别是我国人在战役中被日军危害的前史,作为前史教师的他以为需要让更多人了解这段前史,所以促成了帮忙受害港人向日方索赔的这场官司。

索赔官司在1993年揭开序幕,长达八年的诉讼于2001年被日本最高法院驳回,法院判定港人“遭受战役危害,但不获补偿”。

“虽然这场官司败诉,受害者得不到补偿,但它让更多人了解二战时期港人因兑换‘军票’而遭受丢失的事情。”和仁廉夫承受新华社专访时说,虽然港人索赔失利,但在前史层面上他们却取得胜利。

“军票”诉讼案被驳回后,和仁廉夫收拾该案子的相关资料。一沓沓厚厚的“军票”、十多盒口述前史录影带,还有判案书、诉状、案情摘要、媒体报道等,装满了整整7个箱子,记录了老一辈港人未雪的委屈。

据和仁廉夫介绍,官司完毕5年之后,日本法院已没有责任持续保存这些资料,但它们对香港人,尤其是“军票”受害者来说,便是宝贵的史料,因而他决议将它们捐献予香港中文大学。

和仁廉夫日前到会了在港中大学校举行的捐献典礼。这一系列呈堂证物、文件等,将保藏于该校图书馆,为研讨香港沦亡时期前史和社会情况,以及二战法令诉讼的学者供给重要的一手资料。

港中大图书馆助理馆长李丽芳表明,他们估计需要花几个月的时刻将资料收拾好,到时除了让校内研讨人员参看,也会放到网上供一切人士参看,并考虑在未来举行面向大众的相关讲座和展览。

“我期望这些资料能够让香港人参看,能够对这段前史有更深的知道,特别是让年轻一代对香港被日军侵吞的三年零八个月有更深切的了解。”和仁廉夫以为,港中大设有日本研讨学系,有许多人才能够充沛了解日语资料,而香港的年轻人说不定能够从中得到新的才智。(记者 张雅诗 林宁)

(责编:单芳、陈悦)